江西治疗癫痫病的偏方

2017-11-19 12:52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上海治疗癫痫病的中药有哪些,安徽治疗小儿癫痫大概费用,治癫痫病到安徽哪家医院好,江苏治疗癫痫病的民间偏方,江苏治疗癫痫病那家好,安徽有名的癫痫医院有哪些,江西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,江苏治疗癫痫病的新技术,安徽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,浙江哪家治疗癫痫病好

  原标题:浙江第一悬案嫌犯:看上去胆小害羞,说话还会脸红

  徐利,今年45岁,是浙江珠宝第一大案、“浙江第一悬案”的嫌犯,从1993年到2007年,他7次抢劫,其中包括持枪抢劫3次,杀害4人,劫得珠宝首饰等财物数百万元。

  从今年3月29日下午被抓,到11月10日上午开庭,徐利在看守所待了7个多月,人变胖了,也白了。

  提审他的民警、看守所的民警是和他最接近的人。徐利被抓后怎么样,他有什么变化吗?

  这种“不可思议”的感觉,看守所的管教民警也有。

  “他和我们以前抓的逃犯不一样,有些逃犯作了案后,隐姓埋名开始做生意,但他不是这样。”诸暨市公安局看守所的孙警官是徐利的管教民警,他一度觉得徐很不可思议,“不能用习惯的思维去想他,因为他是一个无法归类的人。”

  徐利一到看守所,就引起了同宿舍其他羁押人员的注意,他们也看到了新闻,知道眼前这个身材不高、其貌不扬、甚至看上去有点懦弱的男人竟然就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大盗,他们还问他:“是不是你做的?”徐利答“是的”。

  在看守所,徐利看上去“胆小、害羞”,他从不提什么要求,也不和同室的人说话,“并不是戒备心理强,而是真的不敢和人说话的那种样子。一和人说话,他还会脸红。”孙警官说。

  前几天,徐利忸怩了半天,才跟孙警官说“想喝点茶”,孙警官给了他点茶叶,他接过时脸又红了。

  徐利刚到看守所,认罪态度是蛮好的,但对自己这么快被抓还有点不甘心,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开导,他的情绪才平静下来。

  

  徐利被抓后,他的家人也饱受煎熬。

  办案民警说,他们看到徐利老婆几次,一次比一次憔悴,“她承受的压力很大,往往没说几句话,就哭起来。”

  但看得出,她对徐利是有情意的,徐利的辩护律师是她帮忙去找的,为了让徐利在看守所能买点东西吃,她还给他充了些钱。但徐利很节省,没花过一分钱,“有时,同室的羁押人员买点吃的东西,他也会在边上蹭一点吃吃。”

  徐利在审讯时,说得最多的也是对女儿的担心,女儿是他的骄傲,学习成绩很好,被抓前,女儿上下学都是徐利接送的。2004年1月22日,他再次出手,在诸暨一百作案时,他朝迎面而来的保安开了枪,但他后来交代说“那次没有要他人命,因为他也有女儿,我下不了手”。

  前几天,女儿往看守所写来一封信,说她永远都会认他这个父亲,徐利永远是她的父亲。徐利看了,哭湿了两块毛巾,隔天,管教民警问他情绪好一点了吗,他淡然地说:“哭也正常的。”

  开庭前一天,徐利老婆也写了封信,信上讲了女儿的情况,说女儿会永远认他这个父亲,说自己会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,让他好好活着,活一天是一天。

  看了信,徐利又哭了。

  徐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  徐利被抓前,在诸暨生活多年,却像一个隐形人一样。

  被抓后,他交代说,自己“喜欢待在家里,不爱和人交往”。

  徐利的老婆也说,徐利在家不太说话,也不善于表达,经常在家里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  和徐利打过交道的人,都说他看起来太普通了,我们采访时遇到他的邻居也说“他看上去老实木讷”。在大多数人眼里,他这样一个人和他犯下的这么多起惊天大案,都是无法画等号的。

  “他是从一个古惑少年走过来的,”孙警官比徐利大一岁,他说:“在我们那个年代,戴墨镜、穿皮衣、走路摇摇摆摆的样子,就来自港片里古惑仔的形象,那在当年的年轻人心里风靡一时,几乎就是偶像。”

  “如果你了解那个时代,也许可以了解他。”孙警官说,徐利在长兴和宁波作案后,用抢来的珠宝卖掉的赃款买了摩托车、皮衣、大哥大等名牌货,那年他23岁。

  

  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詹文锴曾十多次提审徐利,他一直在观察徐利的变化。

  “一开始,他情绪不稳定,对一下失去自由很不适应。”詹文锴说。

  徐利在交代时曾说:“我是穷怕了,所以去抢,但有钱了,也不知道怎么花。” 从小也是苦出身的詹警官一听,来气了:“我看不起你,你说你家里穷才去做,我跟你一样,家里也很穷,但你看我是怎么过来的!”

  徐利第一次抢劫是1993年9月,在台州医院抢走了住院部收费处的8万元。

  这一年,詹警官9岁,读小学三年级。这一年,詹警官爸爸因意外去世,整个家靠妈妈一个人撑着,他和姐姐都还年幼,为了养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,妈妈要骑着三轮车,一家一家给人送啤酒。

  徐利被抓时,生活拮据。

  他说,1994、1995年,他从长兴龙达商场抢来的时值97万多元、宁波绿洲行抢来的时值160多万元的黄金珠宝等,因为玉器不容易销赃,被他藏在老家,而其他黄金首饰大多被他低价出货了,“一克黄金100多元,熔掉后卖二三十元的都有。”算起来,他销赃后有100多万元赃款,这在20多年前,不是小数目。

  但到1998年结婚时,钱已被他挥霍得寥寥无几,甚至摆喜酒的钱,都是跟亲戚借来的。

  “他说,他压力很大,经常用抽烟、赌博麻醉自己,过一天是一天,他还一直跟家里人瞒着自己赌博的事,只跟老婆说自己是在外面做药材生意,钱都投进去了。”詹警官说。

  2007年,徐利在诸暨嘉瑞珠宝行失手后,把当年的婚房卖了,因为他欠了银行20多万元。

  这笔银行贷款是他2004年在诸暨一百犯下案子后,想办法贷来的;房子是1997年买的,当时花了20多万元,钱就是出自他从长兴龙达商场、宁波绿洲珠宝行抢来的金饰销赃所得。

  那套房子最后卖了60多万元,除了还银行贷款、赌债,所剩不多。

  2009年,徐利曾经有过一次好好做事的机会。

  他和二哥(今年3月31日被抓)一起去嘉兴开了家烟酒店,生意还不错,但徐依然没有好好做事,每天从营业款里抽点钱转身就去了棋牌室。

  这让身经百战的专案组民警听了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:“有点不可思议,也有恨铁不成钢,还有气愤,但也觉得他很可悲。”

  来源:都市快报

责任编辑:张玉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上海治疗癫痫病的价格

山西内陆上海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

视频/ 安徽哪些医院可以看癫痫
新晋界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正规